当前位置:笔趣阁>玄幻魔法>疯狗与公主> 疯狗与公主 第79节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疯狗与公主 第79节(1 / 2)

温柔都是假的,他就是恶鬼。

他就是恶鬼。

他就是恶鬼。

想及此,岁安一时之间对他又怕又怒。

他不会变的,他还是在骗她。

岁安气得涨红了脸,满腔怒气冲到脑袋,气急之下她冲出营帐问:“谁让你们这么对他的,他脸上的伤是如何来的?”

这位公主殿下他们实在不敢惹,兵卫听此只能如实回:“公主殿下,这些都是陛下下的令,圣命难违,还望公主殿□□谅,莫要为难我们……”

果然是……

岁安紧紧咬牙,最后却只能忍着怒气回了营帐。

在郢国,他是手握皇权的皇帝,她对他根本无可奈何。

她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,去幽州。

她要回周国见她皇兄。

冷静下来后,岁安回了营帐,看着面前浑身是伤还被毁容的少年无声落泪。

是因为她,谢珏才会对他如此残忍。

“赵,赵哥哥……”岁安含泪唤他,心中对他充满愧疚。

面前的少年名为赵舟,是她皇兄的属下,随她皇兄出征上过战场。

他是周国尚书令之子,容貌俊秀,又善骑射,懂诗文,少年恣意,是周国上京城内耀眼的世家公子。

岁安皇兄封号开府后,岁安时常会去她皇兄府上玩耍。

若皇宫无事,他们父皇也记不起还有她这个公主,岁安便会在她皇兄府上长住个一年半载,因而,她也见过少年很多次面。

赵舟想在战场上建功立业,对岁安皇兄很是钦仰,便常常会来她皇兄府上与其交谈,或下棋,或切磋剑术,或讨论兵法。

他来得多,一来二去,岁安便对赵舟熟识了起来。

赵舟大她两岁,极喜欢逗她笑,次次来岁安皇兄府上时,他都不忘去市井淘些小玩意给她。

岁安性子安静迟钝,不爱接触人,甚至对陌生人还有些恐惧,初初时她看到赵舟,都会害怕得往她皇兄身后躲,睁着一双大眼睛瞧他。

赵舟却只是大笑,并不强硬地和她打招呼,只将带来的小玩意给岁安皇兄,让她皇兄给她。

就这般,慢慢的,岁安也开始接纳了这个少年,会同他谈笑,会在他和她皇兄练剑时趴在一边看,心里想着该为谁加油好呢。

那时,她及笄后,为了不让她去和亲,断了他们父皇送她和亲的念头,岁安皇兄谢淮安也曾动过将岁安许配给赵舟的心思。

只是少年少女心性过于单纯,岁安不通情爱,对男女一事毫无想法。

谢淮安试探着问她,岁安却只摇头扑到他怀里,说皇兄是她唯一的亲人,她只想陪在皇兄身边。

谢淮安听此自是欢喜,也觉得他这个妹妹虽然及笄,但年纪还是太小,便将这婚嫁之事暂且搁在一边。

谢淮安思忖着,等他出征回来后,再为他这个妹妹亲自挑选夫婿。

但谢淮安没想到的是,他们父皇会用他的安危逼迫岁安去和亲。

而去陈国和亲的路上,岁安遇到了谢珏。

导致了如今种种。

谢淮安所以为的那个妹妹早就不复往日。

而赵舟更是兵败被俘,因着岁安,他活了下来,也因着他同岁安的这份情谊,他受了种种酷刑,容貌尽毁。

以前那个俊秀恣意的少年成了如今副模样。

“赵哥哥,是岁安对不起你……”

看到赵舟,在周国的日子涌上心头,在想想如今之事,岁安抹抹眼泪,哭得是泣不成声。

“岁安公主,”赵舟极是费劲地掀起眼皮,一片模糊中看到岁安,他扯着嘴角笑笑,虽面目迷糊满脸血痕,但眉眼间仍旧可见那少年纵马的意气。

“岁安别哭,也别怪自己,这一切,一切都不是你的错,……”

赵舟断断续续说完这句话后,痛苦地闷哼了声,随即噗嗤一声,吐了大口鲜血在地。

地面又晕染一片血红,几滴热血溅到少女脸颊,岁安迟钝地摸了摸脸上鲜血后朝地上看去,血红占据她眼瞳,她的心似是忽然被插了一刀,淋漓鲜血流出蔓延至眼睛,将她那水润杏眸也染得通红。

岁安的眼泪流得更凶了。

“赵哥哥,岁安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,我皇兄如今怎样了,他,他可还安好……”

岁安泣不成声,说着要带他离开这里时,声音之中却带着坚决之意,可待说到后面皇兄时,小姑娘又忍不住哽咽起来。

赵舟脸上的伤口还在往下渗血,鲜血顺着他脸庞蜿蜒而下,他近乎面目全非,脸上却无痛苦之意,在面对面前的小姑娘时,反而还挤出笑来,让她别担心。

“岁安公主,臣没事,将军,将军……”

提起将军二字,少年脸上的笑意转瞬便成了痛苦之色,甚至还有泪从眼角溢出,将血痕冲刷开来。

见赵舟如此,岁安脸都白了,她后背渗出冷汗,颤声问他:“我皇兄如何呢?”

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. 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