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>都市言情>独占禁止(兄弟盖饭)> 第28章花洒喷穴高潮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28章花洒喷穴高潮(1 / 2)

时渺已是一副引颈赴死的哀然神色,张开腿站立。忽然想起之前气势汹汹地质问江悬,凭什么管她喜欢谁。现在她知道凭什么了。凭她纵惯他。

手指要深入穴内,不得不弯一点腰,这一弯,他只能看到她的手臂了。

“坐下洗。”

坐……时渺低头看向地砖:“去有浴缸的浴室吧。”

江悬顿了顿,站起来,“我不是非看不可。”

他没脱衣服就迈进了淋浴房,推了把她,蝴蝶骨撞在墙上,疼得懵了一刹。他取下花洒对着她下面冲,昨天江殚做得太激烈,仍残留着不适,温热而轻柔的水流淋上去,她舒服地眯眯眼睛,轻启唇瓣。

江悬看在眼里,恨得牙痒。他比她本人更熟悉这具身体,只这一个微表情他就知道下面肯定被cao红了。

他把喷头凑近yīn唇,出水模式调到集中增压,迅猛的水柱猛地喷射在穴口,她尖叫一声,在他的堵截下狂扭pi股躲闪。

强力水柱轮番喷击穴口和yīn蒂,闭合的穴口被水蛮横滋开,热水喷灌进去,像把淬过火的刺刀劈开内壁猛力而快速地捅穿她,豆豆则在过于直接的刺激下充血挺立,更难承受攻击。

下面又疼又爽,两种感觉都很清晰,时渺大叫着挣扎求饶:“不要!啊!求你……啊!!”

江悬的身体把她卡在墙角,闲着那只手毫不费力就捕获她两个手腕,单手攥牢举上头顶,低头含住被迫挺起的胸脯,舔着奶头声音含糊:“再扭就咬下去了。”

时渺登时不敢挣扎,但腰臀的扭动和高潮痉挛一样不受控,她竭力控制身体静止的意志和Xiao穴肉核承受力超载躲避的本能发生巨大矛盾,身体激烈颤抖,从头到脚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要命的是江悬的舌头上上下下拨弄乳^尖舔得她很想被干,而蹂躏蜜穴的那道水柱满足了她。

不过两三分钟,颤抖就变成触电般的痉挛,她呃呃啊啊叫得yin荡又痛苦,穴口噗噗喷出汁水,半天都停不下来。

江悬却还不停手,身体一边高潮,一边经受刺激堆积更多快感,一波海啸接一道山崩,层层迭迭,无休无止。

她叫到嗓子哑了,生理性泪水糊满了脸,渐渐高潮与高潮之间失去界限,他才关了花洒挂起。

时渺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,不是自己站在地上而是被江悬薅着手腕提起来的,他一松手,她就贴着墙滑坐到地上,喘息了好久才发出游丝的声音:“洗干净了吗?”

“干净了。”他低低答。

终于。结束了。

她阖上眼恨不得歪头睡过去,闭目养神一小会,听见江悬出去又回来,跟着脚腕就被拉拽了下,上身跌倒在浴室冷硬的瓷砖上,穴口碰到个滚烫的大圆头,她缩了下腿。

“不要……”

这种情况说不要,无异于火上浇油。硬物破开寸寸穴肉,刚进入就强横地顶到底,纵是被水柱击穿过又高潮了几回,一口气吃掉他粗壮的rou棒还是勉强。

铁杵似的大rou棒尽根没入后又全部抽出,极力拉扯每一块被摧残得软烂的娇肉,内壁和穴口都火辣辣的,身体却是前所未有的敏感,rou棒的沟棱、青筋、系带凸起,全都感受得到,小腹下面酸胀得仿佛有东西要破肚钻出。

江悬才抽cha了两分钟不到,她就漏出尿来,膀胱里已经没什么液体了,尿喷不高,也不连贯,随着Ji巴的次次顶撞一小段一小段地吐出来,淋在pi股上,肉体拍打的脆响中混着水花击溅的声音。

江悬嗤笑一声:“真骚,喷头能给你干高潮,Ji巴捅几下就漏水,一根Ji巴干你还不够,你妈知道你这么欠cao吗,给我哥干完又来给我干。”

时渺羞耻得想变成滩水,跟着pi股下面的体液流进地漏。

“不是……我没有……”

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. 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