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>都市言情>独占禁止(兄弟盖饭)> 第26章再来几次他要被亲弟整阳痿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26章再来几次他要被亲弟整阳痿(1 / 2)

江殚卧房在三楼走廊深处,非常角落,背阴,僻静。出门右边卫浴间,左边一间他专用的小书房,以至于这条短窄的走廊几乎只有他会踏足。

他只是讨厌吵闹,高中搬家时万万想不到,选的这间房不止清净,还适合和继妹偷欢。

时渺逡巡着打量江殚的房间。没记错的话,她步入这间房的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。家具和其余卧室是一样配合地板的深木色,但她和江悬房间的墙色与四件套都是浅色的,江殚卧室色调和照明很暗。

窗口朝西北,白天照不到太阳,入秋后倍感阴凉,但有个小露台,半高围墙上装了可折迭小木桌,天气好的周末他会喝喝咖啡看看书,时渺无数次在楼下偷窥过他。

九点过后了,外面看不见人影,江殚脱掉湿衣服,来到露台,从她身后环抱上:“在这做?”

时渺连忙挣脱怀抱,逃回室内,江殚紧随其后把她压到床上,火急火燎地扯内裤。

她兴致早就因为接连的意外淡了,会跟他回房只是知道他没出来不舒服,因此被推倒后趴得很顺从。他坐她腿上,从大腿缝隙挤入,pi股很翘,臀瓣很软,视觉和触觉都是极致的享受。

他陶醉其中,忽然听见她闷闷的声音:“我觉得江悬知道了。”

“宝贝,先专心和我做爱好吗?”

宝贝,第一次从江殚嘴里听到这个词。

时渺脑子里挥之不去晚饭时江悬的笑,和她熟悉的那个简单好懂的人对不上号。但她只能放下疑虑,期望江殚能让她无暇多想。

房间里逐渐响起咕叽咕叽的水声和男女或粗重或妩媚的喘息声,后入很容易蹭到敏感点,不到十分钟时渺就抓紧了床单,呻吟由惬意变隐忍煎熬,头深深埋进床里。

她确实没余力想江悬了。思绪开始涣散,想大叫,想高喊“哥哥快点”。

哥哥没有快点,哥哥还停了。

她以为又是江殚什么欲擒故纵的小伎俩,但伴随着“嘶——”的一下抽气声,江殚毫无预兆从她体内出来,抓了个毯子围住裸露的下半身夺门而出。

时渺望着门外走廊上他喘息起伏的背影,呆愣了几秒,猛地想起自己正光着pi股趴在江殚床上,随便来个人她就要完蛋。

起身去找内裤,猝不及防注意到落地窗上一颗巨大的光影木星,心惊得一抽抽,呼吸都差点忘了。

木星的面积几乎填满了整个窗框,给人一种将要倾轧过来将人碾成齑粉的压迫感与窒息感。

不过摆脱了最初的触目惊魂,且意识到那就是个投影灯后,时渺有了更仓皇无措的愁虑。

她套上衣服,走到露台往下望,明晃晃的投影灯直照过来,她挡了下脸,才能睁开眼看清下面站着的人。

江悬咧开嘴笑,冲她挥手:“晚上好啊大嫂,大哥还好吗?”

声音不大,但也够吓人了。时渺面无血色退回房内,回头看门外的江殚。

这也在外面躲太久了,不正常。

投影灯灭了,巨大木星倏然消失,时渺走到外面摩挲江殚的背,他抓住她的手,深深呼吸:“没了吗?”

时渺一顿,明白过来是木星。“没了。”

江殚转身走回房里,坐在床边疲惫地撑着额头,身上湿涔涔全是汗。

时渺张望了眼走廊尽头,似乎没惊动别人,关严房门,静静地坐到江殚身边。

半晌,他可能是缓过来了:“他在楼下?”

“是。刚才是,现在不知道。”

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. 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