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>都市言情>独占禁止(兄弟盖饭)> 第24章喷车顶淋了哥哥一身(粗暴do预警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24章喷车顶淋了哥哥一身(粗暴do预警(1 / 1)

时渺的腿又麻又软,在江殚腰上挂不住,膝盖磕到车门,撞出一声巨响。

理智早被撞得支离破碎,她yin叫得如醉如狂,好像没有痛觉似的,江殚心疼了下,又慢下来,问:“换个姿势吗?”

“不要停,继续,用力……啊!”

江殚听她的蛮干了几十下,至少听见四五次膝盖撞门的闷响,他实在忍不了,一边抽cha,一边捞起软绵绵的腿折起来,压下上身,把她的腿固定在两人身体之间。

腿弯上去,甬道变得更紧了,箍得Ji巴都有点疼,他不能再像刚才那样用cao出残影的速度干,就只能劲使在力道上。

不得劲地cao了几下,挪了挪她的pi股,让她穴口对着正上方,他趴在她身上,退到洞外。

时渺发出不满的哼唧,pi股也在摇晃,像在寻找rou棒。

“别急,马上喂你。”

说着,江殚腰臀发力,带着自身重量对着肉缝砸下去,粗硬rou棒破开抱紧的内壁,冲击力十足地撞在花心上。

猝不及防被大力洞穿,从深处麻到了脚尖,Xiao穴里面有种天崩地裂的爽感,时渺眼前噼啪闪火花,有人要弄死她似的尖叫,但比凶杀少了点惨,多了很多浪。

江殚紧张望了眼窗外,黑蒙蒙什么也看不清。人来了还用费心掩饰吗,车不震也能发现车里在做什么吧。

车上上下下颠得厉害,上弹时带着起跳般的力把她抛上去,迎向凿下来的Ji巴,插得比在床上还深,次次都撞到宫口附近脆弱的点。

时渺腿麻得快要没知觉了,全身感官都集中在穴芯被rou棒狂捣的那一点,眼神望着漆黑的车顶逐渐失焦,耳朵里回荡的全是rou棒进出水穴的噗滋声。

思维已经全被性爱占据,只想要更多、更狂热的cao干。她浑然忘却是在自家车库和大哥做爱,更别提面对江殚的娇羞,叫床内容越来越放得开。

“好爽,爽死了啊啊啊!哥哥好厉害,插得好深啊,要被cao死了,用力cao死我吧……”

江殚第一次见识时渺床上真正的模样,脸比阎王还黑。他昨晚有多想听她叫,现在就多想把她嘴堵上。

谁教她说这些话的?江悬?小混球……

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。”他压低音调,掐了把乳^尖,试图传递不悦的情绪。然而情欲把平日里威严的声线变得暧昧,怕弄疼她的手劲让捏奶头成了调情。

她受到鼓励,不止多说一遍,而是添油加醋多说一遍:“哥哥插好深,Xiao穴要被撞坏了……哥哥rou棒又大又硬,撑得Xiao穴好舒服……”

最深处又遭到自上而下重槌敲砸般的撞击,像要捅进宫口,被电击似的酥麻从腿心蔓延到全身,控制不住地抖颤,她情不自禁大叫:“救命,要被cao死了,啊……哥,快点,你顶得我好爽,再快一点……”

江殚听得火冒三丈,她放荡不羁的yin词浪语,每一个音节都在提醒他过去两年江悬是怎么“调教”她的。大rou棒撑得Xiao穴好舒服?不是江悬教的她会自己想这么说?

他原本趴在副驾椅上,长腿一跨,踩在座椅之间的扶手箱上,另一腿落地借力,骑在她臀瓣上迅疾进出。

不是想被cao死吗,那就cao死你。

坚硬的rou棒近乎暴虐地劈开窄穴,撞入娇软花心,未作停留便飞快退出,抽cha之快像要把穴肉擦出火星,里面滚烫的温度激活了每一根敏感神经,内壁感受得到rou棒的沟壑和暴起的青筋。

时渺觉得穴里热得要融化了,快感层层堆迭,叫声从高亢变婉转,娇滴滴媚态尽显:“嗯……哥哥好会干我啊,哥,我快到了,顶一会外、唔……”

江殚忽然发现,只有“哥”是叫他,“哥哥”是从江悬身下叫出的习惯。

他知道她想被顶哪里,她喜欢被蛮横地贯穿,穴肉从里到外被填满、cao软,然后Ji巴退到只剩三分之一,小幅度抽cha着用力顶上壁。

他捂严了她的嘴,怒气妒火揉成一团发泄在胯下,像个不讲章法无脑活塞的处男,一味冲撞花心。

时渺身子在狭仄空间里迭成三折,胸腔被腿压得憋闷,嘴还被捂上了,呼吸变得更加困难。感觉快要窒息,大脑在缺氧状态下晕晕乎乎如坠云雾,肉穴被肆虐干到底的酸麻却更明显了。

开始还有新奇感受带来的刺激,爽得头皮发麻,想大叫,叫声憋在身体里发不出,一股越攒越旺盛的爆破力在体内蓄势待发。

慢慢地她堵得有点难受,莫名的委屈,发泄不出的暴躁,花心也被cao太久了,腰往下都是酸软的,粗硬gui头每次撞到底,都像电棒极快地电击了一下,又麻又胀的感觉像憋尿到极致时快爆炸的膀胱。

时渺推江殚不住耸动的大腿,推他压在嘴上的手掌,得到的只有pi股上一下警告性的拍打。

“唔!唔唔……昂啊……嗯嗯!”江殚,变态,四个字只能发出尾音。

唯一能还击他的地方就是Xiao穴,她拼命夹紧,rou棒与内壁摩擦的过程中,猝不及防受到全方位的大力挤压,敏感的前端迅速反应,颤抖着吐出一包腺液。

“呃!”江殚顿了下,对着臀瓣就是一通扇打,一边打一边继续冲撞花心,车里交错回荡起手掌击打pi股和阴囊拍击阴户的脆响,江殚粗喘着,用略高于肉体相撞声的音量说:“不许夹,手别乱推,听见了吗?”

嘴上的手掌抬高半寸,时渺气恼地在黑暗中乱抓,呻吟里夹杂骂声:“江殚……啊……狗东西,呃……变态!啊!”

“还夹不夹了?”

“死太监!心理变态!嘶……疼!”

“太监?我是太监谁在cao你?说你错了,不夹了。”

“江殚……啊!”pi股、阴户和花心被轮流侵袭,或灼痛或酥麻的感觉在下半身狂飙猛突地流窜,穴肉被插干得软烂无力,想夹也夹不动,时渺脑子突然被电了似的短路,下身漫灌开一股湿热的暖流,内心是一片空白,眼眶却蓄满清泪,泪珠啪嗒啪嗒往下滚。

好半天才回过神,她发现江殚不动了,车顶像老房漏雨,往下滴水,水声衬得江殚安静得瘆人。

pi股下面一大滩水,时渺虽然短暂断片了,但也猜得到发生什么。她喷到车顶,江殚被她的尿雨淋了。

“哥……?”

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. 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