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>都市言情>独占禁止(兄弟盖饭)> 第10章不要老公,要哥哥(高h学校更衣室舔穴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0章不要老公,要哥哥(高h学校更衣室舔穴(1 / 2)

江悬握住时渺的脚腕,掰着向两侧开得更大,穴口曝光在视线下,露出粉嫩的里肉,一滴透明的yin水随着它的收缩被挤出来,在小yīn唇的褶皱上摇摇欲坠。

喉头滚了滚,他低下头把双唇贴上她的阴户,舌头轻挑,接住了那滴对他而言无比香甜的津液,然后舌尖钻入还未完全张开的洞口,边顶边吸吮,ai液源源不绝地分泌,被他一滴不漏地吸食吞咽。

时渺被舔得娇喘不停,下面像点起了株小火苗似的灼热,穴肉包裹着软舌,一张一合有节律地收缩释放。

里面的湿热和弹软通过舌头传递到胯下,rou棒亢奋的一抖一抖,马眼直冒涎液。

他一秒都不愿意再等,跨站在长条窄凳两侧,低下身子将gui头抵在穴缝间,撑扶着边缘慢慢把身体沉下去,rou棒硬得不用扶就破开闭合的内壁顶到里面。

穴口最紧的部分被撑得胀胀的,有种紧绷到不能再扩开的感觉,接着rou棒缓缓抽送起来,里里外外都糊满黏滑的yin液,扯动娇软的穴肉一点点拉伸开,小嘴就像被春风吹过的花蕾一样绽开了。

rou棒最粗壮的部分噗地一下穿过外圈穴肉,时渺不由自主地发出声短促而尖细的媚叫。

然后她的嘴就没机会合上了。江悬上了发条似的抽cha起来,每次顶入都连带着精壮的腰力和自身重量,一下下自上而下斜插着俯冲。

坚硬的rou棒拉扯着敏感区,还狠戳某个让人腿又软又麻的点,时渺感觉成千上万的快感神经在自己头顶集体狂欢跳舞,麻痹了正常的思维,只想和他缠绕着溺入深海。

江悬却突然慢下来,她被挂在某个不上不下的地方,饥渴得要疯。

“嗯……不要停,刚才那里继续顶。”

她半眯着眼,透过生理性的泪水看到江悬晦暗的神色,他沉着脸,发梢挡在眼前,随着缓慢起伏的身体悠悠轻晃。

“江悬。”她叫他。

他抬起头看她,喘息着说:“夸夸我。”

时渺勾勾唇角,拨开刘海望进深邃的眼底,摩挲着他染上性欲的微红面颊,声甜话浪:“你特别棒,我就知道你会赢,你第一把输了之后我还是买了你赢,哥哥运动也厉害,cao我也厉害,你继续顶,我就要被你cao喷水了。”

然而他的毛不仅没捋顺,还更戗着了,薅过她爱抚他的手扳到头顶上,Ji巴慢慢钻向深处,直至结合处没有缝隙,才晃动着与她私处挤蹭厮磨。

“不要叫哥哥,叫老公。”

时渺愣住了,想哄他开心,张了半天口,却卡在喉咙说不出。

“江悬……”

他静默片刻,往后坐下去,用最省力的方式前后晃动腰臀,小幅度地抽cha起来,速度不说慢,也绝对不快,像无事可做的下午茶时光,对着块最喜欢的蛋糕悠闲地小口轻抿,每一口都回味完余韵再吃下一口。

但这里不是自家后花园,也没充足的时间慢品细享,时渺着起急来。

江悬不急,手指还拨弄充血的阴核,把她推到云端之下,又停手浅而轻抽cha,不让她掉到地上冷淡下来,也不让她突破顶峰。

她伸手自己弄,他就钳住她的手腕,Ji巴顶弄内壁最敏感那处穴肉,小腹下汇聚起酸酸胀胀想喷又喷不出的煎熬感觉,只想被撞得更快更大力,但他就不。

“江悬……”她语气里有了乞怜的意味。以前她都叫哥哥,这个算是事实的称呼在床上另有一番情趣色彩,娇滴滴地叫了哥哥,他就恨不得射到精尽人亡,下楼都得扶腰。

但现在他痛恨这两个字。

“叫老公,让老公cao你。”

“呜……这里好酸,想被大rou棒捅,给我你的……”

他打断她的心机:“我的体力你知道的,还是你给练出来的记得吗,这样也挺舒服,宝贝水嫩嫩的穴只要一直刺激就一直有水,里面又热又湿,我可以在里面待到天黑。”

他说得不夸张,头几次做的时候插了十分钟就干了,之后越来越敏感,只要江悬的Ji巴在里面动就会有流不完的水,要是连着四五天每晚都做,后面两天就会并腿坐着都有感觉。

她知道他的心思,抬高pi股Xiao穴夹着Ji巴上下晃,欲眼迷离水光荡漾,嗲声嗲气:“我不要老公,只要哥哥,想要哥哥用力插Xiao穴,把jing液射给我,射我裙子上吧,我出去走路上,都带着哥哥的jing液。”

江悬沉默了。哥哥这俩字,怪好听的。

他薅起她的上身,托pi股抱着她站起来。梆硬的Ji巴朝天挺立,贴着肉缝上下滑了几下,gui头滑到穴口外时,托在她pi股上的手向下放了放,身体倏地怼着粗大rou棒坠下去,一口吞掉了半根。

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. 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