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>都市言情>独占禁止(兄弟盖饭)> 第3章手和Xiao穴哪个舒服?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3章手和Xiao穴哪个舒服?(1 / 1)

高中物品都收进了杂物间,时南雁念叨:“还是没找到那套校服,好好的怎么会不见,清理储物柜时有好好检查再走吗?房间里东西有没有按类收好?”

她不理解,校服那么显眼的东西怎么能弄丢,有眼睛有脑子就不该丢,肯定是哪个环节没做到位。

时渺明白她的潜台词,怕被责难更多,忙拉着江悬上楼,低声哑气:“还要准备报道和军训的东西,我们先回房了。”

时南雁还想说什么,江家岳站出来解围:“南雁啊,天热,叫薛妈煮点茅根水吧。”

撞上卧室门,时渺把洗浴用品一件件往行李箱里砸。她不明白,收拾杂物这么小的事怎么都能被她妈搞这么不愉快。

胸脯因为激动一鼓一鼓的,江悬牵过她的手揽入怀里,静静地抱了一会,手不安分地伸向居家裤里面。

时渺挣脱开,退了几步道:“没听见要煮茅根水吗,一会她送上来听见动静就完了。”

备料烧水煮好加一块至少四十分钟,家里人都不喝热的,冰镇也需要时间。

江悬算了算:“我倒也没有那么持久。”

眼看着他迫近,时渺靠在桌沿上,拿手抵住他胸膛,提醒:“哥哥还在书房呢。”

不提江殚还好,提起江殚一肚子气。

“你出卖我的时候有这么多话吗?说好奇拿起来看看不行?说看错了以为是口香糖不行?非说我要用?两个人做的事锅都我一个人背。”

时渺理不直气很壮:“说你比较安全。”

“谁安全?”

“……说你我比较安全。”理不直气不壮了。

江悬把她身子转过去,动作里都带着火,有些粗暴地扒下裤子,双手钻入衣底揉捏奶子,乳^头在他手心迅速变硬。

舌尖从肩头一路向上,舔舐过脖侧和耳垂,在耳后停留,温热的气息吹在敏感的皮肤,他在耳畔低语:“说你想让我干你。”

挺立的乳^头被指腹按压着打圈,时渺身体躁热起来,Xiao穴里的水都流到大腿窝里。硬撑了一阵,江悬坚实的胸腹肌贴在她背上,酥痒感从腿间烧到心窝,理智和骨气都向肉欲投诚。

“干我吧,下面好湿了。”她手指在两片湿漉漉的yīn唇间穿梭摩擦,然后抬起手给江悬看,两根手指在他眼前闪着水光,一分开就扯出一根丝。

江悬张口,含住了那两根手指,灵巧的舌头绕着圈舔干净了手上每一处yin液。

口腔温暖湿润的触感从指尖传递到腿心,后腰上顶着江悬的Ji巴,感受得到它一点点变硬,乳^头仍被玩弄着,时渺心头痒得像有蚂蚁爬,焦躁地翘起pi股贴着rou棒蹭来蹭去。

“快插进来。”她低喘着催促。

gui头挑着上衣衣摆钻进去,江悬摆臀,让rou棒在她后腰上模拟起抽cha动作,腰上细腻的皮肤清晰感受着rou棒上虬结的青筋,Xiao穴里水如潮涌,啪嗒两声滴到了地板上。

时渺知道江悬故意磨她,转头用可怜巴巴的眼神乞求:“快把rou棒插进Xiao穴里好不好。”

江悬的Ji巴已经胀得发痛,小腹下像有把火再烧,恨不得立刻捅进肉穴里狂插猛干,把她cao到高潮,然后肉壁就会阵阵收缩,不停地吸他。

可是他要忍,他哥说什么来着,管不住的东西可以不要,他就要证明他管得住。

时渺心痒难耐,在手上沾了些yin水,伸向后腰,握住Ji巴上下套弄,还说起骚话引诱他:“手抹上骚水撸rou棒的声音像不像cao穴?我的手和Xiao穴哪个舒服?肯定是手舒服,所以哥哥才不cao我,Xiao穴都被大rou棒撑大了,不紧了,你应该想换个人干了,我也去找个更大的……唔……”

江悬用嘴截住了她的话,舌头在嘴里粗暴地搅动,嘴唇用力吮吻像要把她口中的氧气都吸光,撸动rou棒的动作渐渐慢下来,胳膊绵软地垂落。

他按住她的后脑用力压向自己,发狠地咬了下唇瓣,喘着粗气一一回答:“像,都舒服,但Sao穴更舒服,顶到头用力撞你就发抖使劲夹哥哥的Ji巴,那时候最舒服,不想cao别人就想cao你,每天cao都cao不够,要是让我知道你给别人干了,我就去阉了那个狗东西。”

时渺推他一下,躲避他的啃咬,“别咬嘴,哥哥会看出来。”

江悬正心醉神迷地溺在色欲和情话里,她却还清醒得不忘瞒好江殚,尤其想起江殚那些话,他就恼火得不行,在她肩头留下两排森然牙印,疼得时渺痛叫出声。

“哥哥哥哥,真他妈应该让你的好哥哥看看你求cao的骚样。”

他从她书桌的抽屉里拿出套戴上,提了下她的腰好让pi股翘得更高朝向自己,rou棒穿过大腿之间,顶开穴缝挺腰撞了进去。

最近暑假两个人天天在家,做的频率很高,虽然江悬那根东西又粗又长,但肉穴几乎没有休养回缩的空窗期,水多的情况下,顶弄个十几下就尽根没入。

饥渴已久的Xiao穴骤然被大rou棒填得满满当当,时渺发出一声满足的长吟。

江悬把她搂得紧紧的,上下晃动,Ji巴在狭窄甬道里转着圈挤压肉壁,每一寸穴肉都能感觉到它的坚硬,两人结合的紧密感被放大到极致。

时渺内心升起巨大的充实感,反手按在江悬pi股上压向自己,同时挺胸翘臀往他胯上贴。江悬拨弄着高高翘起的乳^尖坏笑:“大哥说看片买套都要避着你,他以为他含在嘴里都怕化了的宝贝妹妹是天真小处女,可是渺渺最喜欢被大Ji巴塞满Xiao穴了是不是?”

交合的时候提到江殚,让时渺有种很羞耻的罪恶感,心里莫名难过,生理又矛盾的更加兴奋,脸上绽开高潮时才有的潮红。

江悬慢速抽cha起来,rou棒缓缓退到外圈,又温温吞吞推开层层紧致的穴肉顶入深处,让她清晰感知着rou棒一次次贯穿身体的过程。

他一边抽cha一边逼问:“告诉哥哥是不是。”

时渺娇喘着抖出一个“是”字,掌心覆上他揉捻奶头的手,眼神充满迷离的情欲望着他,“好喜欢哥哥玩着乳^头cao我,流了好多水,里面好痒,插快点……”

她说着还摆动pi股套弄江悬的Ji巴,他彻底没了拿江殚奚落她的心气,连提一嘴大哥的名字都酿起无名酸醋。

刚才他大放了什么厥词?应该让江殚看看她这幅样子。他心里给了自己两嘴巴子,决定以后再也不能说这种浑话。万一灵验了呢。

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. 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