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>玄幻魔法>每天睁眼醒都被男神压他床上> 39一切都在佘泽意料之中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39一切都在佘泽意料之中(1 / 1)

过了一周。

这一周刘映映没有见到魏优,因为魏优临时接到一个紧急电话,去国外出差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刘映映松了口气。

和魏优做到了最后一步,总感觉哪里有一点奇怪。

可能是这场欢爱本身超过了刘映映想象的缘故。

刘映映还从未体验过这种飞升到云端仿佛漂游在月下的交媾。

这一周,刘映映一个人住在魏优的家里,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,总感觉身体哪里怪怪的,不知不觉想起那天晚上的画面,小腹变得又暖又热,花穴像不知餍足的小嘴一样,一吸一缩,两只奶子也变得涨涨的,乳^尖饱满迎立,好像在渴望被舔舐吮吸。

魏优一边吸她的奶一边cao她。魏优一边亲她一边插她。

简直就像omega和alpha的易感期,分不清是她失控了魏优安抚她,还是魏优失控了她安抚魏优。

她浑圆的奶子被魏优修长漂亮的手把玩抚摸,Xiao穴被魏优修长的中指深透,他的指腹反反复复按压揉弄她最软最敏感的那一点,直到刘映映开始求饶,他抽出手指,以rou棒前端抵住她沾满花蜜的穴口,深而缓地进入,他的腹肌绷出变化的线条,喉结喑哑出低低的闷哼,最后贯穿到底,抵达了刘映映最深处。

被插到最深处的瞬间,刘映映觉得自己要死了,娇软成一滩水,融化在魏优的身下。

上面奶子被魏优玩着,下面水嫩紧致的肉壁被魏优的Y具满满当当填满,滢媚地裹紧魏优的Y具,不知羞耻地收缩痉挛,就像花穴有自己的意识,酸软蒸腾,在迷离地给魏优的Y具口交一样,简直像一千张小嘴儿,追着魏优的rou棒吸吮。

刘映映反应过来时,发现自己正夹着一个抱枕,轻轻抬臀,正不自觉地模拟被魏优rou棒插入后迎合的动作,睡裙也滑到了腰间,两只涨鼓鼓的大奶子紧紧压在一条绒毯上,奶头在绒毯上蹭来蹭去,流出晶莹的奶蜜,洇湿了绒毯。

如果是平时,她已经被魏优按在枕头上,奶子被紧紧地吸着,Xiao穴被深深地抽chacao弄,魏优动作近乎凶猛,她被他撞得摇晃,两只粉糯圆乎的奶子晃来晃去,乳^摇惹得魏优眸色更深,rou棒好像更大更硬了,极快极深极重地进出,整根都顶进了她蜜道里。

几乎感觉不到摩擦力,Xiao穴就像一窝刚化冻的泉眼,汩汩不绝,流出透明的蜜液,流满魏优整根rou棒,这带来近乎深至灭顶的快感。

刘映映失神许久,喘了口气,拨开头发,露出稍微有些发汗的粉颈,不管是粉泽水润的奶子,还是同样又湿又水的Xiao穴,都感到一阵阵挛缩的空虚。

好想被那样漂亮的人舔奶吸奶,被那样漂亮的rou棒抽cha填满。

刘映映嘟囔了一声,快感释放后的浓重睡意让她很快失去意识-

“嗯!……呃……啊……我不行了,嗯啊……慢一点……”

帧响级别的大屏幕上,播放着让人血脉贲张的做爱场景。

女孩pi股柔软圆翘,腰又白嫩又细,跪趴着抬起pi股,敞开肉红花穴,让魏优肆意进出。

魏优已经试过了两个体位,现在正在从后面顶撞cao弄女孩,

女孩好像一只进入发情期的兔子omega,被cao得全身微微颤抖,舒爽得嘴巴微张,闭着眼睛抬起脸,神情单纯得不可思议,好像这就是世界上最快乐最幸福的事情。

佘泽一手支颔,一边调大了音量,豪华设备让女孩声音以百分百逼真还原的方式,进入佘泽的耳膜。

女孩的本音十分清透,让人想起水蓝蓝的天,此时此刻,女孩的声音却如粘稠的蜂蜜,娇软柔糯,又带一点沙哑,还有说不出的滢媚色情,能让最禁欲的高阶修行者破戒。

佘泽觉得自己万分理解魏优的感受和心情,所以他的意识也完全同步了魏优的意识,当魏优好像情难自抑一样把女孩翻过来,又从正面体位激烈抽cha起来,佘泽笑了。

那天他是故意的。

他知道魏优一定会赶来打断他们,所以他早就准备好了摄像头。

佘泽遗憾地想,要不是魏优先认识了刘映映,他一定不会把刘映映让给魏优的。

现在小兔子独自一个人在家。

佘泽美丽如琥珀的瞳眸转了转,深深盯住大屏幕上女孩,叹息一声,手握住自己rou棒弄了起来。

他好想直接走进屏幕,出现在此时此刻的猎物面前,微笑着捕获她,舔弄她的花穴,用舌头深深搅合肉壁,仔细品尝贝肉和珍珠,连每一丝粉嫩的褶皱都不放过,舌尖一定要进入肉壁乱舔一番,听她发出失控的娇喘yin叫。

他的口交技术可比魏优好。

然后,他再顺着红肿的花蒂一路舔上去,舔上女孩那乳^摇时雪倾一样的奶子,舔到鼓鼓胀胀的肉红蓓蕾,用牙尖最前面一丁点,细细地碾磨,让女孩又痒又酥又疼,舒爽得发出尖叫,这样她就会分泌出他最喜欢的奶蜜奶水了。

接下去他会尽情吸舔吃奶,女孩会尖叫得更大声,说不定还会过于舒服而哭起来,上次她就有这样过。

佘泽的rou棒又长又直,和魏优的rou棒简直像同一个漫画家用笔画出来的一样,无可挑剔。

他的rou棒被想象逼得热烫坚硬,只想cao女孩的肉穴。

佘泽精致沉思的脸,和他下身青筋暴起的恐怖性器,完全不成正比,但他丝毫没有在意,又轻轻叹了口气,准备把自己的计划付诸实施了。

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. xml地图